產業訊息
諾貝爾大師:用「基因」來作精準醫療還是有些問題必須解決
2019-12-09

「這個世紀,發生了什麼事?很多國家的平均壽命都已經超過了80歲,但一百年前平均只有40、50歲,也就是說,在一百年間,人的壽命增加超過了35歲,為什麼?」2004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Aaron Ciechanover說。

壽命延長來自藥物

Aaron Ciechanover說,人類之所以會死亡,是因為疾病,而疾病來自環境、行為、感染、基因的影響,每一種疾病都有獨特性,藥物的發展也跟隨著這樣的進程在慢慢走。

藥物第一次革命

1900年代初期,還在從古老、口耳相傳的藥物中摸索,但在偶然的過程中發現了阿斯匹靈跟青黴素,而這2種藥物開始改變了人的生活。Aaron Ciechanover說,這些雖然是偶然發現的藥物,但像是阿斯匹靈,在使用多年之後,也漸漸發現可以透過了解家族病史開始進行疾病的預防,將過去跟未來串連起來。

藥物第二次革命(現在的藥物)

而第二次藥物革命是從1950年代開始,人們發展一套系統、有組織的開發藥物,讓每一種藥物針對一種疾病,給所有的人使用;像是負責降血脂的他汀類藥物(Statin),就是很好的一環。 但很快的,這類的藥物在各種重大疾病的發展下,越來越不夠使用了,Aaron Ciechanover說,像是癌症,即使是同一種癌症,現在也發現有很多種不同的變異,同一種藥物給不同的人使用,效果差非常多。而更嚴重的,是會出現「藥物不良反應」。

「藥物不良反應讓很多人明明是想要治病,卻會因為藥物而有神經損害、甚至死亡,這代表現階段的藥物已經走到了盡頭,我們必須開發出更『標靶化』、『個人定制化』的藥物,為每個人量身定做。」Aaron Ciechanover說。

藥物第三次革命(未來的藥物)

在2000年開始,藥物的發展走向了「基因醫學」,Aaron Ciechanover說,過去進行基因定序,需要幾十億美金,但現在只需要1000美金就解決了,發展非常快;而每個人的基因都是不相同的,即使是雙胞胎也是,所以研究基因,才能發展出更個人化的醫療方式。 而現在的藥物發展也很強調「4P」,也就是「個人化(Personalized)」、「預測化(Predictive)」、「預防化(Preventive)」、「參與化(Participatory Medicine)」。 Aaron Ciechanover說,現在已經不是「專家」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時代了,要選擇什麼樣的藥物,患者自己也必須有參與權,才能充分了解後續會造成的種種副作用、會如何影響生活,也才能選擇對自己最好的方式,進而全心全意的配合接受治療。

但基因,真的是唯一解方嗎?

不過Aaron Ciechanover也提到,用「基因」來精準醫療還是有些問題必須解決。 像是中國教授賀建奎對雙胞胎嬰兒進行基因改造,試圖防範愛滋病,結果引發一連串的道德討論,「人類真的有資格去修改基因,然後傳給下一代嗎?」而近期也發現利用這類基因編輯後的嬰兒,可能會有早逝的風險。 「所以,誰可以得到你的基因?那是一種獨一無二的密碼,誰可以知道這些秘密?甚至利用這些秘密?或許可以說我要給我的妻子、我的小孩,但如果是男女朋友呢?上司跟下屬呢?萬一關係改變之後,這些基因的資訊是不是就流出去了。」Aaron Ciechanover說。

除了隱私權的問題之外,Aaron Ciechanover也提到費用的問題。畢竟要按照基因來製作藥物,完全量身定做,一定是非常昂貴的。「便宜的藥物已經不敷使用了,但昂貴的藥物誰可以用得起?」 「科技很好,但終究是科技,科技的核心永遠是『人』,那些生病的人,有情感、有需求、有家人、有感受的人,在發展藥物的時候,我們永遠不能忘記,對面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類。」Aaron Ciechanover說。

(Heho健康傳媒)

 

 

Information

會 址:115台北市南港區園區街3號16樓之1 電 話:(02)2655-8168 傳 真:(02)2655-7978
社團法人國家生技醫療產業策進會 版權所有
Copyright © 2012 Institute for Biotechnology and Medicine Industry (IBMI). All Rights Reserved